科学咱俩直接害怕被忘记,洞穴遗址

法国一个洞穴中发现的古老的环形结构可能是尼安德特人搭建的,所以在岁末年初的各项考古盘点中出现了形形色色的洞穴遗址,南非国家博物馆考古学家在山洞中发现了两块长约6厘米的赭石

本周发表在《自然》上的一则研究表明,法国一个洞穴中发现的古老的环形结构可能是尼安德特人搭建的。这些环形结构的建造和位置,加上用火的痕迹,似乎表明其建造者有着比以前归因于尼安德特人更复杂的行为。

其中提到克罗地亚,指的是克罗地亚的温迪加洞穴样本,研究人员对这里发现的一块5万年前的尼安德特人骨骼碎片进行了基因组测序,取得了一个几乎完美的基因组,从中发现了16个新的、传给人类的尼安德特人DNA,包括会影响到厌食症、类风湿关节炎的基因。而其中提到的俄罗斯是指在西伯利亚的丹尼索瓦山洞里发现的8万年前的丹尼索瓦人。这两个样本都完成了高质量的测序,温迪加样本也是第一次得到欧洲本地尼安德特人的基因组,大家更感兴趣的是,它们之中谁与对生活在今天的现代人群基因有贡献的尼安德特人更为接近?

洞穴遗址是保存古代人类堆积的最佳场所,没有这些完整的保存,我们对人类进化的理解永远是片面的。比如布鲁尼克尔洞穴遗迹距地表300多米深,显然不是人类居住的场所,这些环形构造或许有礼仪、宗教的意义,在黑暗的深洞中也许曾经进行过许多次神圣的仪式活动……

这些环形结构是用同样大小的石笋碎片搭成的,意味着建造这些结构是经过精心策划的,虽然对它们的功能还不清楚。无论这些结构是庇护所的一部分,还是有一些象征性意义,研究者希望在接下来的正在进行的研究中测试各种假设。然而,这些在洞穴深处的结构的存在,意味着人类的祖先在这个时期已经掌握了在地下环境生活的能力,这种现代行为似乎比以前认为的更早出现。

在前不久于上海举行的世界考古论坛上,洞穴遗址也扎堆出现。比如法国波尔多大学伊科·盂拜尔教授汇报的法国西南的布鲁尼克尔洞穴遗址。他们团队的研究成果曾经发表在《自然》杂志上,文章的题目为《尼安德特人建造的古代环形结构》。这个洞穴距地表深达330米,有两处由石笋碎片建成的低墙组成的两个环形结构。这些石笋甚少有完整的,基本都是碎块,明显是被打碎并截断所致。半数残块都是石笋的中段,石笋碎块有长短两类,其各自长度均有统一标准。这些测量和测试结果都表明这是一处人为工程。洞穴中发现了十八处用火遗迹。六个石笋结构中都有用火痕迹和包含火烧遗存的区域。石笋圈中还发现十几枚黑色骨骼残片。对这些发红或发黑的区域进行的地磁测试确认了这些遗迹都经过加热,这些遗存显然是人类加热所导致的。破碎石笋的有序排列和数处用火痕迹表明这是人类活动的遗迹,最终测年为距今大约17.6万年前,属于早期尼安德特人所生活的年代范围,此处遗址因而成为人类活动形成的最古老的有准确测年数据的遗址之一。

布鲁尼克尔洞穴遗址的发现,其意义在于,根本性改变了我们对尼安德特人认知和社会组织的认识,之前几乎没有尼安德特人工构造的遗迹发现。一般的认识是现代智人才有更高的认知能力做这些事,而尼安德特人则没有,所以最后是现代智人生存下来,尼安德特人则节节败退直到最终消亡。布鲁尼克尔洞穴遗址的系统测年结果近18万年,那个时候欧洲只有尼安德特人存在。

1992年在法国西南部的布吕尼屈厄洞穴距离入口336米处发现了一些用大约400个石笋搭起来的结构,至今为止都对此研究甚少。法国波尔多大学Jacques
Jaubert和同事表示,当中有两个结构是环形的(2.2米×2.1米,6.7米×4.5米),年代约17.6万年前,这和尼安德特人居住在欧洲这个地区的时间相同。

去墨西哥潜水一直是一项时尚的运动。但由墨西哥国家人类学与历史研究所的考古学家、生物学家、水下摄影师和洞穴潜水员等组成的水下探险队,在从事“大型玛雅水层”调查时,于2018年1月确认了尤卡坦半岛有两个水下洞穴相连,合计长度为347公里,是已知世界最长水下洞穴。考古学家在洞穴内发现大量保存完好的文物和遗迹,包括器皿和遗骨。其实潜水员已经探索了尤卡坦半岛东部洞穴近30年,现在已经绘制了近1500公里的淹没通道。来自这里的发现一次次引起世界的注目。

其实,考古学家还发现,居住在这里的人们已经懂得用赭石和融化的骨髓脂肪制成复杂的混合颜料,这需要从远方选取原材料,有意识地锤碎、混合,而有目的地进行创作更是体现了抽象能力和审美能力,这是人类进化的一大步。山洞里的遗迹之所以可以保留至今,是因为在漫长历史中,风不断把沙子卷入,将整个空间封闭起来。

考古人一直都对洞穴遗址感兴趣,这毕竟是人类最早遮风蔽雨的家园,所以在岁末年初的各项考古盘点中出现了形形色色的洞穴遗址。

洞内有史前人烧烤食物和生火取暖的石灶,灶底余烬痕迹尚清晰可辨。最新的发现是由动物的角和骨头做成的乐器。秃鹜笛子,像我们在中国的贾湖发现的古笛。还有一种称为吼板的乐器,在挥动它的过程中会发出声音。考古学家认为,这个洞窟相当于过去的教堂或者寺庙,是一群人聚集的地方,绘画、音乐都是神圣仪式的一部分。

美国《考古》杂志评选出2017年十大考古发现,其中一项是破译穴居人基因。这一项发现其实是把近些年研究者在法国、比利时、西班牙、克罗地亚和俄罗斯的多个洞穴沉积物中,利用古DNA技术提取古人类基因的重大发现进行了打包,它其实应该放在十大考古发现中更为重要的位置,怎么强调都不为过。尽管考古学家相信古人类在欧亚大陆的分布要广泛得多,不过相关的遗存是如此之少,但从洞穴沉积物提取古人类的基因正在成为最先进的技术。

纪录片中提到一幅命名为《受伤的野牛》的岩画,画中野牛四肢蜷缩在一起,头深深埋下,背高高隆起,显示出因受伤而痛苦不堪的样子。造型基本写实,并带点夸张,显示出原始艺术家敏锐的观察力和丰富的想象力。仔细观察,画的边缘都有线条状的刻痕,沿刻痕是黑色的线条,专家推测,这些作品很可能出自一个或几个绘画高手。他们先用坚硬锋利的石器在岩石上刻出动物的轮廓,然后用黑色勾边,再用红色和黑色等颜料着色。早在1985年,阿尔塔米拉洞窟岩画就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遗产名录。

一直以来大家其实同样关心智人何时到达西半球,不过由于存在于更新世末期太平洋沿岸的线路如今几乎全部被淹没于水下,所以相关的考古发现少之又少,而墨西哥的洞穴潜水者改变了这种局面——2007年他们偶然发现了黑洞水坑,这是Sac
Actun洞穴系统的一处巨大的塌陷室,低于现代海平面10到12米。在末次冰期中,这个系统应该完全位于水面之上。2011年墨西哥国家人类学和历史学研究所水下考古区开始对黑洞水坑进行科学研究。由于在位于超过水下40米的黑暗环境中,直接在沉积物和化石上工作需要洞穴潜水资质,而科学家很少拥有这种资质,因而必须依赖有经验的潜水员来帮助完成。从最初温暖的淡水到现在的咸水,人和动物的骨骼在其中至少已浸泡1万年,胶原蛋白几乎没有保存下来,并且骨骼中的磷灰石也经常被洞穴水中的碳酸钙污染。在上海的世界考古论坛上,科学家向我们展示了潜水队在30米深的地方布置了间隔为2米的网格,通过近距离拍摄生成每一组动物骨骼的高分辨率三维模型。一具被称为奈阿的15至17岁女性的人体骨骼在2016年的三个潜水季节中完成复原,总共采集了78块骨骼碎片和28颗牙齿。这几乎包含人体所有的主要骨骼元素,仅仅缺失了脚骨,腿骨的一部分以及一些肋骨、椎骨及手骨。科学家最终将这些骨骼年代定为距今13000到12000年之间,可能的时间跨度为距今12700至12900年。这使得奈阿成为美洲历史上经过确切测年的最古老的人类骨骼样本。

手板画或者手印图案,被认为是人类早期记录自己的一种方式,他们把手放在洞穴的墙壁上,然后用红色或褐色的颜料向手吹拂,最终形成手印的图案,它体现的是人类渴望被世界发现、被永远铭记的冲动。前几年澳大利亚与印度尼西亚的考古学家在印尼苏拉威西岛发现了同样的洞穴岩画。科研人员对覆盖在岩洞内一些人类手印上的类似钟乳石的物质层进行了定年分析。结果显示,一个用颜料向手吹拂而成的图案,距今至少39900年,而另一幅猪形的图案则至少有35700年之久。数十年来,古代人类岩画的线索主要存在于西班牙和法国南部,科学家们一度认为人类艺术的最早萌芽可能是从西欧地区开始的。印度尼西亚的发现提供了另一种可能。

考古人一直都对洞穴遗址感兴趣,这毕竟是人类最早遮风蔽雨的家园,所以在岁末年初的各项考古盘点中出现了形形色色的洞穴遗址。

2017年底在上海举行的世界考古论坛上,法国波尔多大学伊科·盂拜尔教授汇报了法国西南的布鲁尼克尔洞穴遗址。他们团队的研究成果曾经发表在《自然》杂志上。这个洞穴距地表深达330米,洞穴中的石笋甚少有完整的,基本都是碎块,明显是被打碎并截断所致。半数残块都是石笋的中段,石笋碎块有长短两类,其各自长度均有统一标准。这些测量和测试结果都表明这是一处人为工程。洞穴中发现了18处用火遗迹,6个石笋结构中都有用火痕迹和包含火烧遗存的区域。石笋圈中还发现十几枚黑色骨骼残片。对这些发红或发黑的区域进行的地磁测试确认了这些遗迹都经过加热,这些遗存显然是人类加热所导致的。破碎石笋的有序排列和数处用火痕迹表明这是人类活动的遗迹,最终测年为距今约17.6万年前,属于早期尼安德特人生活的年代范围,此处遗址因而成为人类活动形成的最古老的有准确测年数据的遗址之一。

1999年被列入《世界遗产目录》的洛斯马诺斯岩画位于阿根廷巴塔哥尼亚地区,它直接就被称为“手洞”。洞穴的岩壁上画了多种多样的手,手印有黑色的、赭色的、紫罗兰的、黄色的和红色的,看上去仿佛是分布于一个多枝杈上的多彩树叶。岩壁上还刻画着当地的动物和神圣的象征。

作者简介

姓名:杨雪梅 工作单位:

在第一集中,主持人把我们的视野拉回到十万年前的洞穴遗址。布隆伯斯洞穴距离南非南海岸角300公里,考古学家在这里不仅找到了大约十万年前人类居住过的证据,而且发现了迄今为止最早的菱形装饰图案。1993年,南非国家博物馆考古学家在山洞中发现了两块长约6厘米的赭石,上面有清晰可见的、纵横交错的连续刻痕,形成“×”形状的交叉线条,其中一些图案还被一条水平线横贯,创作时间可追溯至77000年前。这或者是计数单位,或者是传递某种信息的语言,在今天看来是一种装饰性的图案,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体现的不是与吃住相关的功能性需求。在《文明》纪录片中,主持人认为这是一种设计,它宣告了文明的开始。

在这个洞穴被发现之前,这类工具和艺术品在欧洲最古老案例的年代是约4万年前,比如西班牙的艾尔卡斯提罗,在这个石洞的岩画上,发现了各种连续的红色的圆圈和所谓的手板画,那时并没有画笔,人类应该是将涂料咀嚼后与唾液混合在一起,然后喷到岩石之上。

洞穴遗址:我们一直害怕被遗忘。

自19世纪中叶现代考古学诞生以来,对于洞穴遗址的基本理解仅仅是早期人类居住的场所。过去20多年来,随着更多的考古新发现和研究思想的转变,对洞穴遗址的研究和认识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洞穴遗址不仅仅是居住的环境,也有别的用途和功能,包括礼仪、墓葬、宗教等等。

除了以上提及的洞穴遗址,《文明》中着重提到了对毕加索等艺术家影响深远的阿尔塔米拉洞窟。这是1869年由考古学家马塞利诺·德桑图奥拉发现的,1879年发现了第一批绘画,起初,由于这些绘画艺术高超曾一度引起专家们的怀疑。该洞窟长1000米,深邃而曲折,150多幅壁画集中在长18米、宽9米的入口处,为公元前3万年至前1万年左右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古人绘画遗迹。洞顶和洞壁有非常密集的动物画像,如野牛、野马、野猪、猛犸、山羊、赤鹿等,多以写实和重彩手法刻画动物形象的千姿百态,它们有站立不动的、有高速奔跑的、有静卧养神的,栩栩如生。壁画颜色取于矿物质、炭灰、动物血和土壤,掺和动物油脂,以红、黑、紫为主,色彩浓重,艳丽夺目,达到史前艺术高峰,具有很高的历史和艺术价值。

近日BBC的新版九集纪录片《文明》受到追捧。和上世纪60年代推出的、当年堪称BBC历史上最具野心的系列纪录片《文明》相比,新版的《文明》涵盖6个大陆、31个国家,展现了许多较新的研究成果。

洞穴;遗址;岩画;文明;石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