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成对谷子之父科学,全国人大代表赵治海

之称的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省张家口市农业科学院谷子研究所所长赵治海提出将谷子列入主粮、扩大杂交谷子种植面积的建议,他致力于杂交谷子研究30多年,杂交谷子之父

科学 1

全国人大代表赵治海:扩大杂交谷子种植面积

晒黑的脸庞,厚厚的眼镜,谦和的笑容,赵治海代表的样子完全符合大多数人对农业科学家的形象设定。刚走进河北省张家口市农业科学院的一楼大厅,他就滔滔不绝地给记者一行介绍起杂交谷子。但在会议室一落座,面对大家郑重期待的眼神,他又有些不自然,连穿在身上的西装外套也显得不搭配了。“我这个人不善言谈。”他不太会寒暄,开头只抛下这一句话,就又把话题引到杂交谷子上。

“杂交谷子之父”赵治海:让杂交谷子走向世界

在今年的“两会”期间,
有“杂交谷子之父”之称的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省张家口市农业科学院谷子研究所所长赵治海提出将谷子列入主粮、扩大杂交谷子种植面积的建议。

这就是赵治海,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张家口市农业科学院谷子研究所所长、总农艺师。他致力于杂交谷子研究30多年,研究成功光温敏两系法,培育出“张杂谷”系列杂交种,将原来亩产只有200多公斤的谷子提高到400600公斤,最高亩产810公斤,创造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填补了世界空白。他曾带着谷穗上两会,向温家宝总理汇报“张杂谷”的研究成果,也曾提出在主产区启动对杂交谷子收购和补贴的建议,倾力于杂交谷子的种植和推广,被人们亲切地称为“杂交谷子之父”。

科学 1

赵治海介绍,谷子是我国传统作物,历史上我国种植面积曾达到1.5亿亩,但由于产量和机械化程度较低,竞争优势较弱,年种植面积逐渐减少至现在的2000万亩左右。

科学,“杂交谷子之父”

■本报记者 高长安

据悉,河北省张家口市农科院以赵治海研究员为核心的研发团队,历经30多年的攻关,成功培育出的“张杂谷”系列新品种,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河北省突出贡献奖何梁何利奖。5项科研成果达到国际领先水平,15个谷子杂交种成功应用于生产,一般旱地亩产400-600公斤,最高亩产810公斤,创造了世界谷子单产的最高纪录,是我国继杂交水稻之后对世界农业科技的又一巨大贡献,添补了国际空白。“张杂谷”抗除草剂,轻简化种植技术日趋完善,从播种到收割已实现全程机械化,目前已在全国14个省累计种植推广达到2000多万亩。

作为“五谷之首”,谷子在我国有7000多年的种植史。建国初期种植面积达到1.4亿亩,后来因产量低、除草间苗费工及其他历史原因缩小到1700多万亩。但在许多贫困地区,谷子仍是人们赖以生存的主要粮食作物,而且随着水资源的日益匮乏,有着耐旱优势的谷子显示出巨大的发展潜力。

2月26日上午,河北省科技创新暨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石家庄举行。被誉为“杂交谷子之父”的张家口市农科院谷子研究所所长赵治海站在领奖台上,领取了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亲自为他颁发的河北省2014
年度河北省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此次表彰,河北省仅评出两名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

赵治海称,发展杂交谷子有利于促进我国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利于保障我国粮食安全;有利于缓和我国的粮食生产与缺水的矛盾;有利于促进农牧协调发展;有利于国民身体健康。

我国对杂交谷子的研究始于上世纪60年代,但到80年代也没有取得成功,很多单位纷纷放弃了这个课题。1982年,刚刚大学毕业的赵治海被分配到张家口坝下农科所。“那时候,谷子研究已经在走下坡路。我们所有搞杂交谷的科研人员就像在流沙上爬坡,越使劲爬就越往下滑。”出生在农村的赵治海懂得谷子对贫困农民的意义,上大学前做的三年农活更激励他不能在杂交谷子的研究上止步。冬季温室是研究杂交谷子的常用场所,隆冬的沙岭子有零下十几度,而温室里却高达三十多度。去雄、观察不育株……大量的工作需要在温室里进行,赵治海常常是一身寒气进去,满头大汗出来,感冒成了家常便饭。对于身体的劳累赵治海并不在乎,最让他沮丧的是一次次试验的失败。但失败过后,他又总能凭着最初的信念重新出现在实验室。1994年,在经过无数次的尝试之后,赵治海的谷子光敏型雄性不育系“821”选育研制成功。

1958年6月出生的赵治海,1982年毕业于河北农业大学农学专业,毕业后一直在张家口市农业科学院从事杂交谷子研究工作。30多年来,他致力于谷子杂种优势利用研究,攻克了谷子杂种优势利用的世界性难题,开创了谷子杂种优势利用的里程碑,培育出“张杂谷”系列谷子新品种,解决了杂交谷子从研制到推广的一系列技术难题,把谷子由亩产三四百斤的低产作物变成了亩产八九百斤的高产作物,并把杂交谷子推向世界,为世界农业可持续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

赵治海建议,启动国家价格调控机制,平抑谷子价格波动;给予种植谷子的农民以政策支持和资金补贴;制定杂交谷子发展规划,加大杂交谷子研发支持力度,继续保持我国杂交谷子研发在国际上的领先地位,为我国和世界农业科技进步做出更大贡献。

从赵治海毕业参加杂交谷子研究到最后研制成功,赵治海用了30年,为尽量尽快完成这项研究任务,他利用冬季农闲季节到海南岛再试验一次。于是,赵治海的课题组每年10月底都要从寒冷的张家口迁徙到温暖的海南岛进行冬繁育种,第二年5月底再回来。他们就这样过着候鸟般的生活,往往是一个地方的谷子还没收完,另一个地方的小苗已经长了出来。

赵治海与谷子结缘,要从他在河北农业大学上学期间谈起。

相关专题:2017年两会专题

功夫不负有心人。2000年,世界上第一个谷子光敏两系杂交种“张杂谷1号”诞生了,它比常规种子增产30%以上,最高亩产突破了600公斤。2004年,谷子抗除草剂杂交种“张杂谷2号”选育,通过了河北省科技厅组织的专家鉴定,解决了谷子高产问题,也解决了长期以来谷子人工除草这一世界性难题。2007年,在下花园区武家庄村示范种植的320亩“张杂谷5号”谷子,平均亩产650公斤,最高单产810公斤,明显高于同等条件下种植的玉米作物收入。目前,赵治海培育的谷子杂交种已在全国11个省区推广400万亩,累计增产粮食8亿公斤,创造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

有一次实验课,赵治海做的是谷子光敏反应。这次实验一做就是两个多月。正是那次实验,让他对谷子研究产生了浓厚兴趣。

赵治海攻克了谷子杂交种不育系、恢复系、杂交种选育,制、繁种技术,远缘种质资源利用,提高米质等30多个世界性难题,选育出谷子光温敏两系杂交种并应用于生产,是我国继杂交水稻之后又一项对世界粮食安全的重大贡献。他无愧于“杂交谷子之父”的称号。

1982年,赵治海大学毕业后,来到张家口农科院谷子研究所,师从当时国内谷子育种界“三驾马车”之一的崔文生。

小杂粮的“大舞台”

我国对杂交谷子的研究攻关,始于上世纪60年代末。当时国家、省、市30多家科研单位开始攻关杂交谷子,但由于难度太大,许多科研单位先后放弃了,全国谷子种植面积逐渐萎缩。

谷子一直被人们看成是调剂饮食的小杂粮,不需要增加水资源投入,就能实现粮食增产,这对于我国的粮食安全和水安全意义重大。“我国是一个缺水国家,地下水资源非常紧缺,尤其是在北方干旱地区,依靠天然降水的旱地至少有3亿亩。由于降水量少,种植其他作物产量很低,种植杂交谷子可以获得高产。”赵治海代表说。2009年,北方遭受严重干旱,降水只有常年的1/3,旱地玉米几乎绝收,而杂交谷子仍有300500斤的产量。赵治海代表还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种植一亩杂交谷子,亩产1000斤,就可以收入1500元,一户农民种植杂交谷子5亩,每年收入可以达到70008000元。所以说,谷子也是扶贫作物。”

年轻的赵治海开始反思:“既然能培育出杂交水稻、杂交高粱,为什么就培育不出杂交谷子?”“谷子有谷子的特性,为什么要套用水稻、高粱的模式去研究?”

现在,杂交谷子不仅在国内11个省推广种植,也走出了国门,被推广到朝鲜、印度和非洲等多个国家。2008年,“张杂谷”在埃塞俄比亚试种成功,它比埃塞俄比亚常年种植的苔麸和手指谷平均每亩增产150公斤以上。2009年,联合国粮农组织总干事雅克·迪乌夫为了解决世界特别是非洲的粮食短缺问题专程到中国考察了杂交谷子,并决定在全球推广。“杂交谷子比小麦节水1/2,比玉米节水1/3,假如在非洲等世界其它国家发展到1000万亩,能新增粮食30亿斤,解决地球上1000万人的口粮问题。”2010年4月21日下午,在墨西哥举办的世界饲料与食品安全大会上,赵治海代表的发言震撼了现场60多个国家代表,赢得了阵阵掌声。

1989年的一个下午,在经历7年间的无数次实验失败后,赵治海脑海中闪现出在大学上学期间做谷子光敏反应实验的场景:何不抛开国内已沿用20多年的杂交谷子研究方法,采用光敏两系法去试验谷子的杂交?

“张杂谷”不仅走出了国门,也再次回到人们的餐桌。以前,除了小米粥和二米饭,人们的生活中似乎很难再用到小米。“所以我们开始考虑对谷子进行深加工,实现转化。”赵治海代表说。经过近一年时间,用“张杂谷”酿造的北派黄酒研发成功,它含有多种氨基酸、维生素和矿物质,预计2014年全面投产后,企业年生产能力将达到5万千升,年可消化“张杂谷”近5万吨。北派黄酒结束了华北地区多年没有规模生产黄酒的历史,更为“张杂谷”的深加工、谷子产业链条的延伸、有效带动农民致富开辟了一条新途径。

按照他的设想,实验的第一步是要找到雄性不育株。七十多亩的谷子地,种着六千多个品种,上百万株谷穗,他一株株地看,一株株地比较。张家口建设的温室最终难以满足需要,赵治海又将光温敏实验搬到条件适宜的海南。

带着谷子上两会

功夫不负有心人。1994年,谷子光敏型雄性不育系“821”选育研制成功,这是我国谷子研究上的重大突破,填补了谷子光敏不育系研究的空白。

田间有句俗语,“谷三千,麦六十,豌豆好的只八颗”。随着“张杂谷”产量的提高和种植面积的扩大,粮食市场上的谷子供大于求,价格受到了影响。“现在的谷子每斤还卖不到一块钱,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人们的种植积极性。而且受价格影响,杂交谷子的种植面积波动很大,导致谷子深加工的产业链不稳定,不利于杂交谷子高产抗旱节水优势的发挥。”为了让杂交谷子得到更多的重视,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后,赵治海代表把杂交谷子的推广作为了两会建议提案的重要内容。

此后,赵治海又经过6年的艰苦努力,找到了谷子光敏不育的规律。

“我第一次提出在主产区启动对节水作物杂交谷子收购及补贴的建议时,大会议案组没有列为建议上报。”对这样的结果,赵治海代表早有心理准备。第二年,他丰富完善了相关资料,再次提出了这个建议。“希望国家能启动对谷子的保护性收购,给予地方谷子储备以政策和资金支持,对谷子深加工企业进行政策扶持,使杂交谷子研发工作步入快车道,尽快使亿万农民受益。”

2000年,世界上第一个谷子光温敏两系杂交种“张杂1号”诞生。“张杂谷”比常规谷子增产30%以上,诞生之初亩产就突破了600公斤,专家组称之为“谷子杂交利用领域的一次重大突破”。

2010年3月10日,赵治海代表把“张杂谷”的谷穗带上两会,在河北代表团分组讨论会上,他亲自向温总理汇报:“杂交谷子亩产能达到8001200斤,最高产量1600斤,产量是过去谷子的一倍多,用水却不到一半。”“希望杂交谷子像杂交水稻那样为粮食安全做出贡献。”温家宝总理认真端详着他带来的谷穗样品,左手拿起杂交谷子品种,右手拿起常规品种进行认真比较:“我过去光知道南方有杂交水稻,北方有杂交玉米,为我国粮食安全做出了贡献,你给我们带来了杂交谷子的好消息,杂交谷子将为我国旱作粮食高产做出贡献,我们会通过各种方式支持你,让杂交谷子发展越来越好。”

2004年,赵治海选育出世界上第一个谷子抗除草剂杂交种“张杂谷2号”,解决了谷子除草费工的世界性难题;2006年,国家一级优质小米“张杂谷5号”创造了亩产660公斤的谷子高产新纪录;2007年再创新高,最高亩产达到810公斤。

作为一名全国人大代表,赵治海时刻牢记人民的重托,不忘履行代表职责。每年“两会”前夕,他都会认真整理调研材料、撰写相关建议,几年下来,所提建议涉及方方面面,但最多的还是农业生产和农民增收问题。“比如我曾提过建议,希望国家将杂交谷子纳入粮补范围。”赵治海代表说:“良种补贴作为强农惠农政策措施,非常有利于调动农民种粮积极性和推广使用优良品种。现在,主要农作物品种良种补贴几乎达到了全覆盖,如果国家也能给予杂交谷子种子补贴,无论对于激发农民的种植热情,提高国家粮食安全保障水平还是对民族种业都是巨大支持。”赵治海代表的建议也得到了农业部、财政部等部门的高度重视,真诚、据实的电话沟通和书面答复使他倍感欣慰。“非常感谢国家财政对杂交谷子研发和推广的支持。”
赵治海代表说,“这也是我努力搞好科研、当好代表的强大动力。”

“张杂谷”的育成,这只是赵治海杂交谷子情结的第一步。在他心里,他要让“张杂谷”走出试验田,在以万亩计的大田推广。

从大学毕业和谷子结缘,赵治海代表已经在基层科研岗位工作了30多年,这期间他付出了辛勤的汗水,也收获了从八方涌来的多项荣誉。面对各种好机会,他并没有动心,他放不下心中的那份谷子情缘。赵治海就像一株深深扎根于贫瘠土地的谷子,低垂着沉甸甸的谷穗,在初秋黄灿灿的谷田里茁壮成长。

想要把“张杂谷”从试验田搬到大田中去,就必须解决谷子繁制种技术问题。为加快研究速度,每年10月底,赵治海都要从张家口来到海南,一直待到第二年的5月。

张家口的谷子刚收完,海南的谷苗已长出。“两头跑,我一年能当两年使。”赵治海笑言。

经过艰辛努力,赵治海成功选育出杂交谷系列品种,形成了适宜水地旱地、春播夏播及早中晚熟配套的品种结构,解决了优质与高产的矛盾,“张杂谷1、2、3、5、8、10号”被评为国家级优质米,“张杂谷5号”创造了最高产810公斤的世界谷子单产最高纪录。

此外,赵治海还建立了杂交种的质量标准和标准化栽培技术体系,制定了《谷子杂交种》等4
项河北省地方标准,规范了谷子杂交种的质量和杂交种制种与栽培技术,解决了杂交谷子生产应用中制种产量低、种子纯度低、除草难三大技术难题,实现了杂交谷子高产稳产。

目前,“张杂谷”系列谷子杂交种已在我国北方11省区推广种植1000万亩,平均亩产400~600公斤,比常规谷子增产一倍,累计增产粮食20亿公斤,增收80亿元,对旱作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

让“张杂谷”惠及全球

2015年1月4日上午,在海南乐东“张杂谷”繁育基地,由张家口农科院、苏丹农业研究院杂交谷子研究中心共同建立的海南培训基地挂牌。这是河北省与非洲国家共建的首个“张杂谷”研发机构。

让“张杂谷”在世界各地发芽生穗产粮食是赵治海的梦。实际上,“张杂谷”早就于2008年进军非洲,当时在农业部国际合作司的支持下,张家口市农科院在非洲试种、推广杂交谷子。当年,“张杂谷”在埃塞俄比亚试种成功,平均亩产300公斤左右,这一产量相当于当地主要粮食作物苔麸产量的3倍。

2009年,时任联合国粮农组织总干事雅克:迪乌夫专程到张家口考察杂交谷子,建议在中国成立“国际杂交谷子培训中心”,并作为中国政府和联合国粮农组织“南南合作”核心项目在全球推广。

2010年4月,赵治海作为唯一的中国代表应邀出席“第四届世界饲料与粮食安全大会”,作了题为《让杂交谷子走向世界》的主题发言,为我国农业科研走出国门树立了典范。

2011年,张家口市农科院向埃塞俄比亚国家品种委员会提供的两个品种E7和E10通过埃塞的注册,完成了可以在埃塞俄比亚合法推广经营的法律程序。

之后,陆续又有一些非洲国家引进“张杂谷”。

2008年至今,“张杂谷”在埃塞俄比亚、科特迪瓦、尼日利亚、加纳、贝宁、塞内加尔等非洲10个国家试种成功。

目前,“张杂谷”已经被列为商务部和农业部支援非洲的重要农业项目。它正以其水旱两用、早中晚、春夏播齐备、在不同自然条件下都能收获丰收的优势,开始在世界更多的土地上发芽、生穗、产粮食。

《中国科学报》 (2015-03-06 第5版 人物)